绿脸长手白脖子

搞废话的大号,取关随意啦😄👀

有小可爱问我要原图,需要请自取

小垃圾的置顶

1、逐渐哈德,走了搞哈德去了。

——哈德直通车 @幼渔 

2、雷点极少,是个颜狗。

3、写不出德哈车,但是哈德脑洞都很色。大抵是因为我将救世主视作德拉科的一缕光,渎神带感,除了我驾驭不了没任何缺点。

4、☝️小垃圾低调走开,并且可能偶尔诈尸。

名字是随便起的,因为敷面膜时刚好照了镜子。

喜欢评论大于红心大于蓝手,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小烂文

还没看电影已经疯狂开嗑的小垃圾

今天给我妈看敖丙和哪吒的同人图,我说这个改了很多设定,和我们以前的认知不太一样了。


我妈:“咋地啊?改成两口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同学发给我的梗,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图一是德拉科和哈利对话,图二德拉科和潘西,图三是另一种说法,最后两张是原梗。


大概就是潘西妈妈给德拉科支招,结果话没说完德拉科就去给破特说了,被反驳以后回去找潘西才发现事情原来并不简单。


潘西妈妈:“为儿子操碎了心”


破特:“马尔福个小智障”


德拉科:“???露出了直男的不解”


图一是因为德拉科嘲讽破特嘲讽惯了,哈利自动以为又是嘲讽了。


图三是救世主不想搭理德拉科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也许可以有第三张,破特:“没错我喜欢你”


德拉科在手机对面瞳孔地震。


哈利:“真当我不上网?”

【神话】救世主和他的死对头对着说我爱你,而且救世主脸红了

&对不起我还是搞ooc更擅长

&论坛体(写了就停不下来)

&空间看到的梗觉得莫名可爱

 

楼主:

 

今天我看到救世主对着他的死对头说我爱你,而且救世主还脸红了。现在还在进行中,场面一度十分……诡异,诡异到暧昧。

 

2l:是人是狗都在秀,只有本攻在挨揍

 

先抢沙发再吐槽,楼主怕不是活在梦里。

 

3l:给我一次沙发

 

沙发

 

4l:说话太真实被塞进巨怪屁屁里了

 

楼上板凳警告,顺带吐槽二楼手速,人如其名万年挨揍。

 

5l:辛巴

 

格兰芬多新生听了只能摇头,表示疑惑

 

6l:妖精,你放开他爷爷

 

赫奇帕奇新生听了只能摇头,表示疑惑

 

7l:这该有一个昵称

 

拉文克劳新生跟着摇了摇头,表示疑惑

 

8l:我是一条小灰蛇

 

在现场,卧室门外那条小黑蛇

 

【并向以上三个楼层发生了,红红听了想摇头、黄黄听了想摇头,小蓝听了也想摇头.gif并附送三原色大礼包一起摇头.gif】

 

9l:打酱油的

 

楼上惊现现场怪!控诉楼主标题党,甩个雷就跑。

 

10l:实力抠糖的

 

小灰蛇请你告诉姐姐!德哈在卧室里干什么!

 

11l:我是一条小灰蛇

 

哦,shit!我打错字了,不是卧室是我是。

 

12l:实力抠糖的

 

失望.jph

 

13l:楼主

 

OK,我回来了,门外的小蛇我劝你收敛,你真当小马尔福不看论坛?当心他收拾你。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在听那个那个大骗子洛哈特的讲座,他说他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要找两位同学来做实验,说最好是互相不喜欢,如果互相讨厌对方的那就更好了,梅林的蕾丝小浴帽啊,整个学校谁不知道斯莱特林级长德拉科马尔福和救世主哈利波特水火不容?于是乎,在双方怂恿以及当事人的怒气决定了这次实验的人选。

 

试问谁不知道他们两个针锋相对?遇事必要争高低,但是出人意料的是……

 

14l:暴躁老哥

 

直播网卡者,千夫所指,楼主断在这里实属不厚道,我诅咒你斯内普教授罚你论文重写

 

15l:和老鼠汤能手:

 

哇!楼上诅咒好恶毒,顺带谴责楼主说话大喘气

 

16l:辛巴

 

莫非就是那个又怂又拽,总输给救世主,恶名传遍全院,就连老蝙蝠都看不下去的德拉克马尔福?

 

17l:跪下说话

 

楼上那只小狮子你说话客气一点儿,德拉科怎么就恶名传遍全院了?老蝙蝠那是看不惯波特那副鲁莽愚蠢的笨样子。

 

18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儿

 

潘西,你最好不要叫斯内普教授老蝙蝠,据可靠消息,他是有论坛账号的,而且会关注德拉科的信息。

 

19l:跪下说话

 

好吧orz,说起来,我总觉得斯内普教授并不是在关注德拉科。

 

20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儿

 

潘西,我说过了,你不要用你那所谓的女人的直觉去坐判断,那准确率甚至比不上隆巴顿的魔药成功率。

 

21l:一条小灰蛇

 

是…..帕金森学姐和沙比学长?

 

22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儿

 

这条小蛇,我希望你收起你那愚蠢的异域腔调,乖乖叫我扎比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在中国是什么意思。

 

23l:跪下说话

 

够了布莱斯,我不觉得这个小学弟有说错什么。

 

24l:辛巴

 

又是一条毒蛇,难道其他三院不上论坛?

 

25、26、27l:

 

不,我们上的,只是在潜水等真相。

 

28l:一条小灰蛇

 

既然楼主丢了,那么可以请帕金森学姐转述一下事情经过么?我在门口听不清。

 

29l:跪下说话

 

哦,当然可以,我去看看楼主说道哪儿了……

 

30l:一条小灰蛇

 

说道两个互相讨厌或不喜欢的人一起做实验,于是哈利波特和马尔福在学长一起了,但是实验课题出乎意料!

 

31l:实力抠糖

 

小学弟你的输入法很有嗑德哈的前途。

 

32l:跪下说话

 

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蛇,今天的课题,说实话我们也很震惊,是让一方说“我爱你”,然后另一方回答:“再来一遍”就这么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一方羞涩地笑了为止,说是可以让不喜欢的双方产生一种自己喜欢上了对方的错觉,让讨厌对方的人变得关系缓和,让情侣之间加深感情。德拉科和波特在不知道课题之前就已经开始面对面放狠话了,所以就出现了标题的那一幕。

 

33l:楼主

 

我又回来了,哎?帕金森?好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就是那样没有错,当马尔福和波特被那个大骗子拉开的时候,听见这个课题以后行动真是意料之中的一致?

 

波特/马尔福:“什么?!我和他?!说我爱你?!别做梦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见马尔福的耳朵瞬间变熟。

 

34l:一个低调路过的拉文克劳

 

梅林啊,我竟然因为一个愚蠢的骗子错过了这等大场面。

 

35l:跪下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德拉科真是太好笑了,不行了,布莱斯你一定要把这一幕拍下来作为嘲讽他的资本,这两个人被赶鸭子上架的面对面站着,德拉科快把自己站直成一块板子了,波特也好像被施了石化咒,然后格兰杰因为想知道实验结果就一直催波特说让他为实验献身,而且说不定会打破定律成为新的案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兰杰真的是一切为了真理。韦斯莱下眼皮抖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我敢打赌他现在一定感觉像是吞了一万只巨怪。

 

36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儿

 

潘西,注意形象,你笑的太张狂了。

 

37l:拉文克劳的赫奇帕奇

 

而且更逗的是,那个骗子讲师说为了试验效果,按着马尔福和哈利两个人的头想让他们凑得更近,结果两块石板一样的倔种砰的一下就撞上了,天啊那听着就很疼。

 

38l:打酱油的

 

真没想到救世主能对着马尔福说出我爱你,这显然是一项世纪大新闻。

 

39l:楼主

 

正如酱油君所言,俩人谁也不肯先对对方说我爱你,两个人就那么干巴巴自以为凶狠的对视着,俩人青筋都挣出来也没见谁先说话。这时候就轮到国际通用的赌博方式了。救世主他输了,他出了石头,马尔福出的布。

 

40l:拉文克劳的赫奇帕奇

 

马尔福赢了就很得意,一脸欠扁的看着哈利,结果还没得嘚瑟够,就听见憋得满脸通红目眦尽裂的哈利咬牙切齿的说出了“我爱你”,梅林的渔网吊带袜啊,你们想不到那有多好笑。

 

41l:跪下说话

 

我以扎比尼的节操发誓,如果德拉科有耳朵尾巴的话肯定当场就耷拉下去,他毛都猀了。立刻后退半步把头埋下去了。我帕金森什么没见过?这样的德拉科我真没见过。

 

42l:实力抠糖

 

这是害羞了,德哈肯定是真的!我的西皮发糖了!

 

43l:暴躁老哥

 

得了吧你楼上,嗑cp磕到脑子了?伏地魔和林黛玉谈恋爱他俩也不可能谈恋爱,你快醒醒吧。实在不行跳黑湖清醒清醒。

 

44l:和老鼠汤的

 

暴躁老哥莫要这么暴躁,不过糖糖君,暴躁老哥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俩针尖对麦芒的搞到一起不大可能,吃西皮不是坏事,可是rps这种,太真情实感陷得太深是会受伤的。

 

45l:说话太真实被塞进巨怪屁屁里了

 

可是他们两个每次打架都旁若无人,还有马尔福,他真是绝了,每次都能摸到波特在哪,好像刻意踩点盯梢求偶遇一样。只要是有关波特的事情,绝对少不了他,知道的是他俩是死对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喜欢波特呢,看得久了,我都分不清他是喜欢波特还是讨厌波特了。

 

46l:妖精你放了他爷爷

是了是了,有一次我魔药课不及格,去他们教室旁听的时候,看到马尔福一脸深情的给波特传了个纸鹤。因为是旁听所以我就早早过去占了个后排位置,我看见马尔福进班就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等老蝙蝠进来的时候他还没折完,不情不愿的放下纸鹤把书翻开了。你们是没看见啊,马尔福吹纸鹤的时候那副深情款款又一副玩世不恭的浪荡子的样子,看得我眼睛疼。

 

而且马尔福吹过去之后还冲着波特抛了个媚眼儿,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这个混蛋真的长的很好看,看得我一个直男也想gay他。

 

波特看纸鹤过来伸出双手把纸鹤拢过来了,因为我坐在波特斜后方,只能看清马尔福的表情看不清波特的,不过波特盯着德拉科看了好一会儿,马尔福笑的特别的放肆。

 

我眼睛真的疼的不行。

 

47l:是人是狗都在秀,只有本攻在挨揍

 

妈的,死gay

 

48l:实力抠糖

 

纸鹤传情,德哈名场面!我和我姐妹说他们还说肯定是挑战书之类的吧,当场气撑河豚。

 

49l:酱油君

 

气到错字好可爱啊23333333

 

50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们俩的事儿

 

你们还真是毫无求生欲,都说了斯内普教授可能会看,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叫他老蝙蝠。

 

51:l:一条小灰蛇

 

反正他不会扣斯莱特林的分数啦!

 

52l:辛巴

 

这个可恶的偏心的老蝙蝠。

 

53l:一条小灰蛇

 

楼上你真是不想肛了

 

54l:一条小灰蛇

 

干了

55l:实力抠糖

 

小蛇很有基佬的潜质啊

 

56l:一条小灰蛇

 

不是没有不可能,扯远了扯远了,马尔福学长和波特怎么样了?

 

57l:跪下说话

 

德拉科憋了半天,最后还是像便秘一样说了“再来一遍”,波特不甘示弱的重复了一遍,但是他俩谁也不肯先服软,脸红脖子粗的重复着这个过程,我的天我好累,他俩就不能有个人笑一下吗?

 

不过,我打包票德拉科已经害羞了,他只不过是笑不出来。

 

58l:和我去图书馆

 

哈利也害羞了,不过他也笑不出来。

 

59l:跪下说话

 

格兰杰?你不打算看实验了?

 

60l:除非拿鸡腿换不然我绝对不去图书馆

 

哦,梅林的脏内裤,我真搞不懂哈利,他只要笑一下就可以结束这场无聊的滑稽戏,难道他喜欢对着马尔福那张臭脸?

 

61l:跪下说话

 

天哪,韦斯莱,你果然粗神经。

 

62l:和我去图书馆

 

够了帕金森,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可以发现细节。

 

63l:跪下说话

 

好吧,韦斯莱,你不是唯一一个粗神经。

 

天啊,他们还要多久才能结束?晚餐时间都快到了吧。

 

64l:楼主

可能要将僵持到永远了,他们要是再不结束,我会觉得这是一场大型公开虐狗现场,气氛太暧昧了,暧昧到诡异,我感觉如果我们不在这里的话,马尔福会马上亲上救世主。

 

65l:因为说话太真实被塞进巨怪屁屁里了

 

表面上针锋相对,实际上就是调情?

 

66l:酱油君

 

楼上真实?

 

67L:楼主

 

马尔福的眼睛已经黏在救世主脸上了,我感受到了葫芦君说的深情款款了,但是其中还包含着羞涩、无奈、欲言又止、以及一些危险的渴望,我觉得这可能……要偏离死对头的发展。

 

68l:实力抠糖

 

我搞到真的了?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有点觉得这是假的了。

 

69l:因为说话太真实被塞进巨怪屁屁里了

 

这是爱情啊

 

70l:是人是狗都在秀,只有本攻在挨揍

 

妈的死gay

 

71l:暴躁老哥

 

这他妈的,这他妈的还死对头个屁,这他妈绝壁是爱情了,爱的他妈不能再爱了。

 

72l:和老鼠汤的

 

暴躁老哥打脸了,真相君果然人如其名。

 

73l:暴躁老哥

 

你说你妈呢你,明天不想下床就他妈和老子只说,别他妈在这和我呛火。

 

74l:妖精你放了他爷爷

 

???

 

75l:因为说话太真实被塞进巨怪屁屁里了

 

这也是爱情

 

76l:是人是狗都在秀,只有本攻在挨揍

 

妈的死gay

 

77l:妖精你放了他爷爷

 

谁是葫芦?

 

78l:因为说话太真实被塞进巨怪屁屁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是一只小獾啦

 

79l:暴躁老哥

 

我一拳一个哈哈怪,你说你妈呢?

 

80l:和老鼠汤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有点恼羞成怒了。

 

81l:因为说话太真实被塞进巨怪屁屁里了

 

没关系没关系祝性福

 

82l:楼主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救世主在强吻马尔福?我刚刚去接了个吼叫信没看见。

 

83l:跪下说话

 

就在刚刚波特说完我爱你之后,德拉科揪着衣角开始我、、。。。我的结巴,波特估计,就问德拉科要说什么,可是德拉科死活说不出来,我看着觉着领带快把他勒死了,以为他要挑衅还是什么的吧,然后波特转身就想走,结果被德拉科拽住袖子不许他走,波特就问他想干嘛,德拉科还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波特打开他的手就想走,结果德拉科终于不怂一回,在背后就把波特抱住了,把头架在波特肩膀上,脸贴着波特的耳朵不知道在说什么,我眼见着波特刚退下去的红一下子就又窜上来了,从衬衫漏出来的脖子一直红到脑瓜门儿。

 

德拉科转身就想跑,大骗子叫他也叫不住,然后波特就跑上前去揪着德拉科的领带,仰头就亲上去了。当然现在德拉科已经扶着波特后脑勺回吻了。为什么我现在有种看到自家儿子追到女朋友的欣慰感?

84l:和我去图书馆

 

也是不容易啊,马尔福怂到人神共愤了。

 

85l:除非给我鸡腿我才去图书馆

 

??????

 

86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儿

 

合上你的嘴韦斯莱,你的下巴快掉下来了,德拉科喜欢波特很久了,波特也对马尔福有好感的。

 

87l:德哈是真的!

 

我就说是真的!我终于不用抠糖了!蒸煮公布婚讯!

 

88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儿

 

是的可爱的小姐,你的梦想成真了,但是婚讯还是太早,我也很高兴,我终于不用接受波特看情敌一样的可怕眼光,也不用听德拉科向我诉破特儿的苦水了。

 

89l:跪下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破特儿,我感受到你的绝望了,布莱斯。

 

90l:我是真不想掺和他俩的事儿

 

注意形象潘西。

 

91l:是人是狗都在秀,只有本攻在挨揍

 

妈的死gay

 

。。。。。。。。。。。。。

 

99l:辛巴

 

妈的,死gay马尔福

 

 

——————————————————————————————————管理员柠檬雪宝拌蜂蜜封闭此贴,禁止回复,并留言“年轻真好啊。”

 

———————————————————————————————————————

德拉科被救世主的我爱你撩拨的面红耳赤,他看着救世主翘起的卷发,眼镜后面长而卷翘的黑色睫毛将垂着的眼睑拉成微微上扬的一道小弧,深刻的重睑是天然的迷情药剂,他能看到那眼睫因为愠怒微微战栗,德拉科更愿意将其想象为是因为羞涩而引发的震颤,可他也只将他当做想想而已,他看着救世主鼻梁优雅的弧度,开和着的被津液湿润过得浅粉的唇,也许是因为说了太久的话,上面还有尚未舔到的干皮,他很少能离他这么近,准确的说是他很难能离他这么近如此之久,他看着他眼角处尚带着红色的伤痕,不知道是对着哪个不相干的人泛滥了爱心,德拉科吞了口口水,觉得被这伤痕搔的直痒,也许这该是嫉妒。

 

斯莱特林的某种特性之一,可以说他是有胜负欲和羞耻心的代表,这对斯莱特林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夸赞,但用在救世主身上,可以说是一种致命的、能吞噬他光芒的可怕情绪,他不可遏制的爱上了他,嫉妒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个会得到他笑容、怨恨、关注与帮扶的人、他爱着这个男孩儿,这个与他完全不同的男孩儿。

 

他只能机械的应答着再来一遍,他为这次实验觉得欣喜,他肆无忌惮的享受着救世主取之不尽的爱意,尽管这爱意背后是出于狮子所谓的勇敢无畏,决不放弃。

 

德拉科早就在这场比赛中输掉了,他从一开始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绝对不会是因为这场比赛,不过他大可以作弊,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贪婪,控制着他长久以来的在身体里咆哮汹涌的欲望。

 

马尔福总能得到他想要的。

 

但是当他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将破特抱在怀里,他听见自己在对怀里的救世主说

 

:“我也爱你。”

 

德拉科被自己语气里的温柔缱绻与深情无奈惊了一跳,他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完了,他将永远失去他了,他要永远失去哈利波特了。更糟糕的是,他能感受到刚刚他是故意的,他的意识完全可以控制他的身体,可是他没有,他深刻地记得自己如何拉住救世主的手,如何将他束缚在怀里,如何对着他说着我爱你,他甚至能将那份温柔的语气化为连绵不断的耳鸣,事实上他确实如此了。

 

他有些读不懂自己语气里的哀伤与决绝,他有这么爱救世主么?他有这么怕失去救世主么?他有这种想格兰芬多一样的勇气,来决绝的像救世主告白么?

 

他有。

 

当那带着有些粗粝感的嘴唇粗鲁的撞上来的时候,德拉科知道那是破特因为说话留下的痕迹,德拉科确定了。

 

他有,他拥有这份勇气,而勇气的来源则是他的格兰芬多,他亲爱的救世主。

 

———————————————————————————————————————

于是,在当天晚上。布莱斯扎比尼看着某个在床上激动地直打滚的斯莱特林,翻了个白眼儿说了一句

 

“妈的死gay”

 

略微思索了一下客观的补充上另一句

 

“妈的智障”

 

而格兰芬多这边,小罗尼一脸蒙圈的追问着满脸通红牙关紧闭的哈利,赫敏爸爸表示:

 

“妈的智障。”

 

 

 

 

 

 

 

————————————————————————————————————————————————————————————————————————一不留神竟然写了这么多,果然我太沙雕了。

 

本次实验最大赢家是大骗子洛哈特,他成功证明了结论的真实性{手动滑稽}


总想写个穿旗袍的民国女子,是个暗娼。

自然是说不上什么饱读诗书,只是识得字,不算睁眼的瞎子,却有种别个的风情与韵味,说话不是温温软软的小女儿家,也不是清冷倨傲的性子,总像个小泼皮似的,辣的很,嘴上封了刀抹了辣椒水儿一样,经不得调戏,几句话就怼的客儿打趣儿不起她了。

一颦一笑都也撩人的很 ,眼波流转,在迷蒙的暗巷炊烟里也是勾人的紧,要有只猫,白日里不接客时,就斜倚在炕桌上,怀里抱着猫,猫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甩着,耳朵也懒洋洋耷拉着,这暗娼或抽着水烟,或嘬着烟袋锅儿,烟袋嘴儿是水头儿足的红玛瑙,胭脂印儿印在红玛瑙上头,也是风情,最妙的还是捧着烟枪的时候,一口一口的吐着,鸦片气儿顺着白烟升腾翻滚,扑散了满屋子,透出奢靡慵懒来,猫儿半眯缝着眼儿,女人也是,任外头闹成什么样儿,这暗巷里的小日子总是安适,甚至称得上岁月静好。

这人儿偶尔也抽卷烟,都是晚上来的人塞过来的,她只抽细杆儿的薄荷烟,记着那客那哥儿说,她染了深红蔻丹的长指甲,那白而瘦长的手夹着细杆烟的样子,浪的没了边儿了,若涂了暗红的口红,口红印儿沾在细细的白色烟屁股上,撩的人心肝痒,恨不得叫她拿那红指甲抓个稀烂,叫那血丝丝再给那长指甲染上一遭。

口红和蔻丹也是那哥儿送的,要是她独个儿,是不喜欢涂的,上海欢场里的流行货再怎么值大子儿,也入不了她的眼,婊子也有婊子的稀罕,在她这儿啊,花汁子兑上兽脂化出来的颜色比那化学品调出来的要好看的多了。

不过那哥儿喜欢,就涂给他看,左右他也不是日日能来,单捡了他来时扮给他看 就是了。

叉劈着腿倚门框等人这活计,可不是每个人都能享的,只是这哥儿好久不来,口红卷烟什么的换了许多人送,他仍旧没来。

也说不准哪天就来, 左右暗娼的日子过的慢,又长,说不准哪天就来了,总能等到的。

总还有个念想儿。

——————————————————————————

“哟,先生”

她说着话,将指尖的细杆烟送到红唇边儿上,烟在她手间夹着,火星子明晃晃的,她先前空顾着说话,这烟白燃了大半,可惜了这好烟,她却不心疼。

她不得意这口儿。

齐整整的一口小牙咬着烟屁股,她的牙早不白了,一个大烟鬼,再漂亮她也是大烟鬼,牙还是会黄的,上天怜惜她的脸蛋儿,如今俩颊也陷下去了,像是早几年公子哥儿们好骑的自行车座儿。

也还是好看的。

“您这话可不对,又当又立的可不止咱窑姐儿。”

她说话尾音总是拉的很长,不像个北方姑娘,如今生着气,尾音拖的更长了些,听的他身上酥麻麻的,男人遇上了女人,尤其是美的女人,总是会露出些贱样子来,不论他是高官大臣还是将军元帅,都逃不过。这男人也是一样,她明明是在挖苦他,可他还是乐意去听。

甚至在懊恼,这回没看见那烟蒂上印着的口红,饱满却不明艳的红,像是干涸的血液。

她不会再印上口红印了,今夜以后,口红,细杆烟都是个笑话儿了,就当是做了场噩梦,像是她幼女时期日日做的那种跳崖梦,象征着成长的梦。

这个男人只是叫她长长记性,当做二次成长,是这世道、这人道上给她的一堂课。

妓女就是妓女,再漂亮她也是个妓女。

(或者改成婊子?不大好,这文字里的人不是我,是自矜的,说不出这档子话。)

——————————————————————————
在火车快到站的时候的突然写出来的,画面在脑子里盘旋了许久,可就是描述不出来,终究是读的书还太少,笔力难从心,这下了火车再填补填补,把被刹车憋回去的话打出来。

噗嗤,等以后再返回来看自己如今写的东西,怕是会笑的,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本就不是天赋型选手,丢了丑也没个什么。